首页 白俄罗斯华人

这一年,阿扎伦卡的故事

时间:2017-05-07 栏目:运动 作者:白俄罗斯华人

★明斯克藏宝阁-藏珀★★明斯克琥珀蜜蜡交流平台-明斯克藏宝阁·去伪存真·品赏鉴别★您的关注与支持,是我们成长

“这是最好的击球伙伴”


将自己的孩子照顾好之后,阿扎伦卡回到了最初学习网球的地方。靠在训练中心的一面墙,她说,“这是最好的击球伙伴,它从不会接不到球,也从不抱怨。”这面墙正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网球陪练。


这位“陪练”在共和奥林匹克训练中心的一座小小体育馆里,而这个如迷宫般复杂的网球中心与阿扎伦卡的小小公寓仅仅是短短一段路的距离。那座公寓里,曾居住着她和她的父母、哥哥以及祖父母们。





因妈妈曾在这座网球中心工作,阿扎伦卡自小就在里面跑来跑去。


“在夜里四周会变得非常安静,只能听到击球声,有时候母亲的朋友会来拜访,听到声音后他们追随至我打球的地方,看看是谁在和我练球,”现年27岁的阿扎伦卡说,“他们总是看到我,并且只有我。但有趣的是,在想象中的世界,我可不是一个人。”





在脑海里,她的对手是格拉芙或者塞莱斯。在阿扎伦卡年少时,她们是最耀眼的巨星,而当她迈入职业网坛时,她们又都已绝迹球场了。


“这一切仿佛都是真的,我确实在这里和她们打球了。”她一边轻抚着那面墙,一边这样说道。


对阿扎伦卡来说,这座近年来被重新刷成淡蓝色的训练中心既是港湾,也是刑场。


“和我一起对着墙打球的有另外40个孩子,如果错失了一个球,我需要等上五分钟才能打上下一球,所以我要确保不会打丢任何一个球。”在这个月的某次拜访中,白俄罗斯人如此说道。





当然如今阿扎伦卡的目标更高了:大满贯、百万奖金,以及今年十一月为国出征联合会杯决赛,但那“适者生存”的本能却依然存留在她体内。


“我希望里奥能以我为荣”


这位前世界第一由于怀孕短暂离开了赛场,但对于回归网坛一事,她显得平静又决绝。这次归来,她将带着新教练——前职业球员迈克尔-乔伊斯,新旅伴——上年12月才出生的儿子里奥。





“是的,我所做的这一切是为了最大程度地实现我的潜能,但这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我希望里奥能以我为荣,我想做一个好榜样,告诉他,如果你有目标、有梦想,而你又足够努力,你就可以实现它。”


尽管受到了WTA排名系统的保护,但已远离赛场一年多的阿扎伦卡仍需从头打起。这意味着在复出后,她可以申请按最近一次参赛时的排名,即世界第六作为“特殊排名”,并使用这个“特殊排名”最多参加八站赛事,包括两个大满贯,但这仅仅是参赛,无法被列为种子选手。


“在大满贯上,她是我追逐的对象,但在生孩子这件事上,是我领先了。”


再次回到赛场时,阿扎伦卡最大的障碍小威却恰好离开了赛场。这位当代最伟大的球手在上周宣布因怀孕告别赛场,直到2018年才复出(如果她真的会复出的话)。


小威和阿扎伦卡是朋友,前者曾在今年二月拜访维卡在加州曼哈顿海滩的寓所。


“那时赛琳娜问了我很多关于婴儿的问题,但我没有想太多。”阿扎伦卡笑着说,“我知道这个(生儿育女)总有一天会成为她生命的一部分,但在那时,我不知道这个时刻已经降临了。”





“在大满贯上,她是我追逐的对象,”她继续说,“但在生孩子这件事上,是我领先了。在我回归时,她却跑去休产假,这件事确实有点好笑,但我衷心希望她能再次回来,然后我们还能接着打下去,因为在我心目中,她是巡回赛里最不可或缺的其中一位。”


与此同时,因服用米屈肼而被禁赛15个月的莎拉波娃也在这个月复出了。虽然比起阿扎伦卡,俄罗斯人对阵小威的战绩更为惨淡,仅有的两场胜利都在遥远的2004年,但仍有不少人认为她会是阿扎伦卡复出后最大的劲敌。





“我认为玛利亚和维卡是巡回赛里最野心勃勃的两位姑娘”——阿扎伦卡的现任教练说。乔伊斯在2004年至2011年间担任莎娃的陪练,并且至今仍和前雇主保持联系。


许多人视阿扎伦卡为小威休赛后的最大获益者,两届大满贯冠军在面对小威时的战绩仅为4胜17负,其中多达十场的失利发生在大满贯赛场。





“她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完全恢复状态,但我一直认为,如果不是赛琳娜挡住了她的去路,她会赢得更多的大满贯冠军。”在一次采访中,小威的教练莫拉托格鲁说,“小威真的挫败了她,因为如果她赢下了那些比赛,会变得足够自信,然后不可阻挡。”


莫拉托格鲁用“稳定”来形容白俄罗斯人,但直到最近,人们才逐渐知晓在过去16月中,阿扎伦卡的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经历了怎样的动荡。


“我一直在哭,不知道怎么告诉她这个消息。”


2016年1月,正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参赛的阿扎伦卡接到了哥哥的电话,他在话筒另一头含泪告诉妹妹他们的母亲罹患癌症。但当阿扎伦卡打电话询问母亲时,却遭到了她的极力否认。


“我想这是因为她太坚强了,越是艰难的时刻,越不愿意展现软弱的一面。”阿扎伦卡说。





随后阿扎伦卡继续参加比赛,并在三月和四月连夺“阳光双冠”,其中印第安维尔斯的决赛,她还以两个6-4击败了小威。


但当阿扎伦卡回到故乡明斯克时,母亲的病情已十分严重了。“我的阿姨哭了,所有人都哭了,”阿扎伦卡回忆道,“妈妈已经无法再隐瞒她的病情了。”


当时的诊断已经是癌症4期了,阿扎伦卡说,“一切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最糟糕的是你什么也做不了。你可以给予精神上的支持,但仍感到很无助。”





那时的阿扎伦卡已经怀孕了,只是她还不知道。五月的马德里赛和罗马赛她都感到身体不适,在随后的法网中更是因膝伤而不得不在第一轮直接退赛。在那场失利后,阿扎伦卡飞往伦敦,然后才得知自己已经怀孕了。她拨通了准备进行手术的母亲的电话。


“我一直在哭,不知道怎么告诉她这个消息。”阿扎伦卡回忆道,“我很慌乱,我知道那时候她都经历了些什么,但她却说,‘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随后白俄罗斯人退出了温网的争夺,在7月15日公布她怀孕与休赛的消息,在12月19日诞下爱子里奥。


“维卡恢复得越来越好了,晚上她会把所有被子都抢过去。”





坐落于曼哈顿海滩旁的海景新房是阿扎伦卡和男朋友比利-麦凯格的爱巢,但她选择了回到明斯克备战,直到七月复出。在这里,她可以得到更多来自家人的支持。


她哺乳期间,抽身训练,而男友则全身心地投入做个好爸爸。


“你不知道如果有人这么年轻就成为父亲会怎么样,但他实在太爱里奥了,”阿扎伦卡说。“他知道我的目标是什么,他愿意牺牲他的时间、远离他的家人,乃至在未来的五到六年间,陪伴我四处参赛,让我完成作为网球球员的人生篇章。”


现年27岁的麦凯格与阿扎伦卡相识在热情的夏威夷,当时维卡正在拜访朋友,而麦凯格则在当地的度假村担任高尔夫球手。乐观随和的他和顽强坚韧的她相互吸引,感情越来越好。但有时他们也会相互较劲,比如早上在猎鹰俱乐部训练时。





现在的这支教练团队已经是阿扎伦卡近三个赛季的第三任了,这个更换频率对于她这个级别的球员来说显得有点多。长期任教她的功勋教练苏米克在2015年初被布沙尔挖角,如今又坐在了穆古拉扎的球员包厢。此后阿扎伦卡邀请费赛特和巴金加入团队,前者担任主教练,后者则担任陪练。在费赛特的指导下,阿扎伦卡保持在顶尖行列,但在雇主怀孕后,费赛特没有等待下去,选择直接执教英国新星孔塔。而巴金也同样和她渐行渐远,如今已经加入了沃兹尼亚奇的团队。


新教练乔伊斯直到本月才到达明斯克,与维卡会合。阿扎伦卡非常欣赏乔伊斯的直截了当:“我不希望自己变得太自负。迈克尔很强势,而我非常欣赏这一点,在交谈中他总是能戳中一些关键的点,让我从中学到了很多。”


现年44岁并已为人父的乔伊斯过去五年都在辅佐一位美国的年轻球员,他选择阿扎伦卡的原因是“我想试一下与有潜力重回顶尖行列的球员合作”。


乔伊斯调查过孕后复出的球员的总体表现,并据此对徒弟的未来前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事实上那些产后归来的女球手变得更强大了。在洛杉矶,我们花了一段时间相处,她的野心让我印象深刻。世界第一、大满贯这些荣誉她都得到过了,但她仍渴望着再次踏上赛场。”





阿扎伦卡想提升她的发球质量,希望在发球局表现得更强势。即便在已经足够出色的移动和球商,她也希望能再进一步。产后7周,阿扎伦卡就恢复了击球训练,但训练还是以体能恢复和适应性训练为主。


虽然阿扎伦卡没听小威的催促选择在法网复出,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的训练有一丝懈怠。每周一的训练都兼顾体能训练和技巧训练,就像打一场网球比赛所要求的那样。有时麦凯格会做她的竞争对手,看谁更快抓到球。


“我觉得他不太愿意赢过维卡。”阿扎伦卡的私人助手桑德斯说。


麦凯格没有反驳,只是会心一笑。“维卡恢复得越来越好了,晚上她会把所有被子都抢过去。”


“我妈说那是一次绑架。”


这是麦凯格的第四次白俄罗斯之旅,这位前大学曲棍球球员此前曾到过当地的一家俱乐部训练。如今他的俄罗斯语已经退化得差不多了,但他喜爱女友妈妈烹饪的所有食物,也喜欢这里正在发展中的文化。


而阿扎伦卡,这位曾数次对家乡给出负面评价的国家骄傲,和家乡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或许是儿子的出生使她怀念起这个孕育自己的故乡吧,她越来越享受训练后和团队共进午餐,以及在她的新房里与家人一起吃晚饭。值得一提的是,房屋的装修和设计均由母亲一手包办。





地理位置多少决定了白俄罗斯的命运,1991年前它属于苏联的一部分。因为坐落在北欧平原之中,白俄罗斯一直是军队出征的必经之路。而它的首都明斯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一度化为废墟,如今的旧城区也是经过重建的。


自1994年当权后,总统卢卡申科的政府屡遭小型抗议活动。而作为这个国家最耀眼的明星之一,阿扎伦卡对政治避而不谈,她只提到理解总统所面对的困境。


“我们没有石油或者天然气的资源,我们必须依赖外界的帮助。而政府必须很好地把握与俄美欧的关系。如果你偏向俄罗斯,美国和整个西方都会不高兴,反之亦然。”


她还提到被总统邀请见面的事情,他热爱网球,那天和阿扎伦卡聊了七个小时。“我妈说那是一次绑架。”阿扎伦卡笑着说。


“人生中还会遇到别的困难,但至少我们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阿扎伦卡和妈妈一起走过了网球中心的走廊。这次来访显得十分低调,没有特别通知任何人。虽然一般情况下,人们看到这样的超级巨星该蜂拥而至才对,但事实上他们只是在她经过时礼貌地打个招呼而已,只有一个男人跑去和她要签名。





在短暂地和联合会杯的队员交谈后,阿扎伦卡去到了另一面墙,一个孩提时代的她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上面挂满着白俄罗斯的杰出教练和运动员的照片,她的被放在了首要位置,紧挨着另一位著名网球选手兹韦列娃,后者曾打进法网决赛,并登顶女双世界第一。


当被问及看到这面墙的感受时,她沉吟片刻,转向墙的连一部分——上面都曾是些国内顶级好手,但他们都没能在职业赛场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是一条漫长的路,墙上记载着这么多天赋异禀的人,但他们最后都销声匿迹了。当时我们有个小男孩,他击败过纳达尔,但他现在已经不打球了。”


她指着上面一个一个的面孔,在旁的妈妈配合着说出每个人如今的去处——“卢森堡,美国,乌克兰,莫斯科,美国,美国,莫斯科。”





为了最大程度地发挥自己的天赋,阿扎伦卡很小就离开了家人,独自探索世界。在这个过程中,她一方面承认运气的必要性,另一方面又对如何获得运气有着独特的看法。


“你可以自己创造运气。有些人选择等待,认为等下去就会有更好的事情发生。但不是这样子的。我们要努力去抓住它,追着它不放。我的机会太少了,所以一旦遇到,我会牢牢地握在双手里,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善于把握机会。”





在球场上充满侵略性并常伴以高分贝叫声的她,却用缓慢又平静的语气说出上述一切。平和不仅源于已为人母的成熟,也离不开母亲的康复。


“一周前医生才宣布母亲完全摆脱了癌症。得知这个消息时,我们都哭了。结果公布前我们紧张极了,之后则是松了一大口气。我知道以后人生中还会遇到别的困难,但至少如今我们已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来源:http://mobile.nytimes.com/

作者:CHRISTOPHER CLAREY

编译:小曾


★明斯克藏宝阁-藏珀

明斯克琥珀蜜蜡交流平台-明斯克藏宝阁·去伪存真·品赏鉴别

您的关注与支持,是我们成长永恒的动力!——白俄罗斯华人

商务考察,会议翻译,工程图纸翻译,打开公众号,点击翻译服务


标签: 故事这一年阿扎伦卡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