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深几度

改造北京“糙老爷们”,天猫的“理想生活”

时间:2017-08-09 栏目:其他 作者:深几度

通过对物流、商品流的推动,消弭“大城市病”给人们带来的不适感。

当年在巴黎城市化浪潮中,巴尔扎克笔下的拉斯蒂涅眺望巴黎时,在心里暗下决心——“巴黎!现在咱们俩来拼一拼吧!”

杭州人马云当年做中国黄页和网上中国商品交易市场的时候,估计也曾在心里暗念,“北京!现在咱们俩来拼一拼吧。”

马云曾经有过两次北漂经历。

1995年推广中国黄页时,马云在北京处处碰壁,当时满鼻子灰的马云说,“再过几年,北京就不会这么对我。再过几年,你们都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1998年,马云再一次来到北京,和团队做出了“网上中国商品交易市场”因为和主管部门理念不合,35岁的马云带着团队离开从北京,再一次回杭州。

(马云第二次离开北京前曾和团队游历长城)

在长城上和团队长吁短叹时,马云一定没有想到,后来的阿里会启动“杭州+北京”双中心战略,他还会第三次“回到北京”。

马云的第三次“北上”

2015年9月24日,阿里启动了“杭州+北京”双中心战略。这是马云的第三次“北上”。

两年后的今天,阿里集团18个事业部主要业务已经全部落地北京,其在京员工数也已经从两年前的7000人增加到目前的12000人。

在两年时间内,阿里在北京的新增员工数超过了5000人,在绝对值上超过了杭州的新入职人数。

除了阿里以外,国内可能没有哪家互联网公司有这样的双中心战略。

经常在北京和杭州飞来飞去的俞永福有句话可能特别能代表阿里的现状——任何一个世界级公司,不可能所有人都在一个办公室。

的确不错,俞永福的“娘家”阿里移动大本营就在望京。阿里文娱、阿里健康这样的成长业务同样盘踞在京城。

(阿里望京办公大楼)

马云的第三次“北上“轰轰烈烈。天猫就是先头部队。从2015年的“平京战役”开始,天猫超市、天猫电器城在北京闹了个天翻地覆。

8月6日,天猫又宣布启动北京中心战略——开启北京专享城市平台,为北京消费者提供专属的商品和服务。同时在北京启动“三公里理想生活区”计划,为消费者提供基于位置以及线上线下贯穿的全方位“理想生活”。

如果说当年阿里在北京只有外部收购来的业务,那么如今的阿里则是天猫这样的核心电商业务以及面向未来的阿里文娱、阿里健康都把北京当成了另一个中心。

这次“北上”显然和前两次“北漂”截然不同。“野心家”拉斯蒂涅最终飞黄腾达。马云当然不是拉斯蒂涅这样的人,马云靠着艰险的创业之路带领阿里赴美上市,取得的成就也远超当年的拉斯蒂涅。

天猫超市的“理想生活”

2015年,阿里“杭州+北京”双中心战略之后,天猫作为先头部队加码了北京中心建设。此后,以天猫超市、生鲜领衔的大快消板块积极北上,在北京投入的人力、资源都远高于其他地区。

这样的投入是显而易见也理所当然的。

最基本的,北京这片市场足够大,消费人群足够多也足够富有。

北京这片市场吸引了全国所有企业的目光。作为最重要的一线城市,这是中产用户最为聚集的地区,也新零售的标杆和旗帜。这里有最富有的消费者,用户对天猫超市、盒马鲜生等新零售业务的接受度非常高。用户画像也非常具有全国一线发达城市的普遍特点。

在北京获得市场认可后,新零售可以更好的在全国进行扩张。因为北京作为样本和高点,几乎会遇到全国所有市场都将面临的问题,在征服这座“珠穆朗玛峰”之后,其他市场几乎都不是事儿。

当然,北京的资源也足够集中,这是汇聚了全国最多便利性的地方。

就从天猫超市和生鲜业务必须的冷链、物流来说,北京是冷链、物流最集中的地区,对于天猫超市、生鲜这类业务来说,最能人尽其才物尽其力,让天猫超市、生鲜这类对物流、冷链需求极高的业务在全速运转的物流链上发挥其作用,为这类业务在全国地区的拓展汲取经验。

最显著的是,2015年开始菜鸟网络就在北京陆续开设3个仓储基地,为北京全境及华北、东北地区提供服装、家居,3C数码及天猫超市的智能供应链管理。北京的资源集聚效应不仅仅会帮助天猫拿下北京这个战略高点,还会带来更多的资源红利和溢出效应——以北京为核心对华北甚至是东北地区进行市场辐射,能够带动北方地区的业务进展。

我还是更想从人文和社会的层面来思考阿里的这次“北上”。因为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开展业务,天猫乃至整个阿里没必要在北京设置一个中心,天猫也没必要专门设置一个北京频道。

唯一的解释就在于,天猫确确实实想要改变北京这个“糙老爷们”设计的城市,让这个粗糙、大条的城市多一些对生活的精致追求。

这还要从北京的城市规划开始说起。北京是典型的职住不平衡,城市功能区划分界限极为清晰的城市。住在海淀区的人可能走了三公里都买不到一瓶可乐,在奥体附近五星级酒店附近晚上10点可能走了三公里都找不到一家夜宵店。坦率来说,北京并不是一个宜居且让人享乐的地方。

(北京是个职住不平衡的典型城市,以回龙观和望京为例   资料来源:《茅明睿:北京如何折叠?如何用数据治城市病》)

但是,阿里在杭州、在上海大本营几乎遇不到这些问题,但这种问题在以北京为代表的行政规划城市体现的尤为明显。也正是如此,阿里会在北京启动“三公里理想生活区”计划,天猫超市、天猫生鲜和盒马鲜生等业务和板块都将加入其中,以北京为起点,为为北京这座“糙老爷们”设计的城市提供基于位置的“理想生活”。

天猫的意图在于,通过对新零售服务的提供,给现代城市提供另一种生活方式。

阿里的“公共空间”沉思

与其说阿里是在重视北京市场,倒不如说阿里试图把“三公里理想生活区”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试图构建人与公共空间之间的宜居生活环境。

国内“摊大饼”城市太多,城市化的进展带来了大量的问题,尤其是城市空间把人区隔开了,甚至把原本吃喝玩乐的服务都已经打散在了离人更远的地方。这是城市化给人带来的不便。

(资料来源:《张翔: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在城市治理中的应用》)

但也有越来越多的观点认为,大饼不大饼不重要,关键是每个区域的职、住、消费三方面平衡。消费和娱乐作为连接职住之间的桥梁,本质上是城市压力的润滑剂。

盒马鲜生可能是这种润滑剂的一个典型案例,盒马是超市,是餐饮店,也是菜市场,但这样的描述似乎又都不准确。如果非要给它一个定义,那就是阿里巴巴对线下超市完全重构的新零售业态。

以此来看,我们也能够真正明白阿里新零售以及天猫在北京的种种新零售探索意义何在——弥补城市过去在“消费”这个维度的缺憾,通过对物流、商品流的推动,消弭“大城市病”给人们带来的不适感。

这其实也是阿里作为企业对“公共空间”的沉思——企业作为公共空间的一份子,本质上应该起到公共空间资源优化配置的作用,给人们带来“理想生活”。

英国作家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篇曾写下这样一段脍炙人口的名句: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大城市的飞速发展带来了很多愚蠢的现状,但资源、财富的集聚也给了企业更多改变现状的机会。让北京这座“糙老爷们”设计的城市能够提供更精致的服务,这也是天猫的“理想生活”。

作者:深几度,微信号:852405518,微信公众号“深几度”,转载请保留版权内容。


标签: 生活北京天猫理想爷们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