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社会学

哈佛向功利主义开炮:想要名利双收请远离哈佛!哈佛是人间的一方净土

时间:2017-07-13 栏目:其他 作者:中国社会学

最近哈佛大学教育学院的一份报告“Making Caring Common”(中文意译为“让关爱他人之心在年轻人中普及“),引发了大量的媒体关注和行业讨论。



最近哈佛大学教育学院的一份报告“Making Caring Common”(中文意译为“让关爱他人之心在年轻人中普及“),引发了大量的媒体关注和行业讨论。


许多升学顾问专家都在纷纷预测今后名校录取的游戏规则将如何改写,以及我们的学生们应该如何应对。但很少有人去挖掘这场变革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以及这场源自于大学招生领域的变革对我们教育学生和孩子到底有哪些启发。


其实,真正的哈佛人是一群为真理,为国家,为社会而献身的殉道者。他们是一群不计回报来服务国家,服务社会的人,是美国社会的真正精英,回馈社会的观念已深深扎在他们的内心。


这份报告是在让被功利主义扭曲的价值观回归正位,让更多人重新认识哈佛的理想与精神。




在谈及深层问题之前,我们在此把这份报告的主要内容简要介绍一下。


首先,本报提及当今绝大多数美国高中生中将个人成就置于关爱别人之上(而这与美国的传统价值相悖)。考虑到大学招生规则对于教育的引领作用,本报告强烈建议美国大学招生系统作出必要的变革,便借此扭转上述“将个人成就置于关爱别人之上”的主流价值观。


为此,报告给出了三大目标,并就每一个目标给出了具体的操作建议。


目标一:倡导更有意义的奉献、社区服务,以及鼓励学生积极参与关乎公众福祉的社会活动;


目标二:设置必要的机制合理评估学生在道德层面的活动参与(例如社区服务),充分考虑学生因种族、文化以及社会阶层之差异而在上述活动上的参与度差异。(根据此标准,坐着飞机去喀麦隆做社区服务不会比在本地区做义工更有优势。)


目标三:重新定义成就,以消除经济背景带来的教育机会不均等,并减少因过高的成就目标而生的压力。


对目标一(社区活动的参与),报告给出了四条具体建议:


1、持续的、有意义的社区服务;


2、通过团队合作解决社区的问题和挑战;


3、真正的(从原文意思看应该是不不肤浅的,真正之意)、有意义的对于社会多样性的体验(例如贫穷);


4、能培养发展学生感恩之心和对未来的责任感的服务活动。

 

对目标二(道德参与及其对他人的贡献),报告给出了2条建议:


1、对于家庭的贡献;


2、评估学生是否能在日常生活中关注他人之需求并作出奉献。

 

对于目标三(重新定义成就),报告给出了5条建议:


1、强调活动的质量而非数量;


2、告知学生招生人员知晓部分学生选择了过度的AP和IB课程;


3、警告并劝阻学生在升学过程中过度依赖外部指导;


4、提供必要选项以降低学生的考试压力;


5、拓展学生对于“好”大学的认识。



这些建议作为一个整体随着这份报告在这个时刻被提出来,其背后的原因是不言而喻的,那就是:美国高等教育领域里的有识之士对于越来越背离美国精英传统的功利主义已经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


我们知道,美国大学最初的使命并非在于培养具体的行业人才,而在于培养能进行批判思考并关注重大问题的“完整”公民,而这样的公民也是美国民主制度和社会进步的基石。但随着整体社会越来越现实,人们对于大学的态度也越来越务实甚至功利化。人们越来越多地把名校视为个人品牌和职业成功的保证,而越来越忽视大学教育的本质与初衷。


最近的十几年来,美国USNews的大学排名日益普及,美国名校的录取竞争愈发激烈。下图哈佛在2004年到2015年之间的录取率也证明了这一趋势(请注意:Class2019表示2015年秋季入学,2019年夏天毕业的学生,他们的录取决定可能在2015年4月作出-RD,也可能在2014年12月作出-EA)。




哈佛过去11年间的录取率变化


在这场日益激烈的竞争中,亚裔学生引人注目。这不但是因为亚裔学生多出学霸,还在于亚裔家庭极端重视孩子学业的文化,已经深刻地影响了美国社会。例如著名的美国华裔虎妈蔡美华(AmyLynn Chua)出版的“虎妈战歌”就在美国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亚裔们重结果和目标的达成,因而强调严格的学术标准和要求,并强调通过刻苦的学习达成目标;而美国的传统教育重思想启发,重激发学生内在的兴趣,因此设置相对宽松的学术目标。这两种教育理念虽然我们一时难说谁对谁错,但很明显的是,人数总量不多的亚裔已经对美国的教育体系造成了相当的冲击。前段时间纽约时报关于新泽西州某学区存在于白人和亚裔之间的争议就是例子。



著名的虎妈



不管如何,美国的教育,和中国的教育一样,在功利主义的道路不断滑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过度关注个人成就,过度重视名校录取导致过度重视学习成绩和标准化考试分数,并进而影响学生的价值观。在繁重的课业压力下,学生们难以去真正关注社会,关注人类面临的重大问题,关爱他人,也难以对学习和研究产生真正的纯粹的兴趣。至于课外活动,大多也只能蜻蜓点水,浮光掠影,难以有真正的触动和收获。受功利主义驱使的人们,在收获着18岁的成功时,却在失去在人生更重要的阶段(30岁,40岁,50岁...)时成功的能力。


当下的中国、美国以及全世界,面临着许多急迫的问题,包括贫富悬殊、种族对立、宗教纷争以及气候变化。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一代代有胸怀有格局的年轻人前赴后继地去努力。当大学教育出来的学生都是只关注个人成就的利己主义者时,上述问题就不但得不到解决,反而只会愈演愈烈。在次贷危机中华尔街(尤其是高盛公司)从“毁灭美国”中大发横财就是一例。要知道,高盛的员工几乎都是美国最顶尖大学的优秀毕业生。


所以,在这样一个时刻,哈佛大学振臂一呼,意在通过改革美国大学的招生规则来逆转美国教育中愈来愈严重的功利主义倾向,重塑美国的传统美德。不管他们的目的能否达成,这对我们学生和家长都有着深刻的启发。


我想,与其在技术层面上去适应这些变革,还不如从内心和价值观层面真正拥抱这些变革背后的精神:我们的学校教育(不管是美国的还是中国的)还应该努力培养有担当、有情怀、有格局有操守的未来社会精英。所以,与其让孩子考十几门AP,还不如带着孩子去真正研究并试图解决一个实际问题;与其让孩子在多个机构蜻蜓点水般地做义工,还不如让孩子数年一日去跟踪关爱一个弱势群体中的孩子,不管他是民工子弟学校的学生还是自闭症患者。我相信,这些做法不但有利于学生录取名校,更重要的也是更根本的是,他会造就一个更好的人,一个能走得更远,做出更美好事业的人。


讲到美国高等教育的传统,沃顿爸爸陈伟在新浪博客上的一篇文章,可与这份报告相互印证——


要想名利双收,就别让孩子去哈佛!真正的哈佛人是一群为真理、为国家、为社会献身的殉道者。


真正的哈佛人是一群为真理,为国家,为社会而献身的殉道者。他们是一群不计回报来服务国家,服务社会的人,是美国社会的真正精英,回馈社会的观念已深深扎在他们的内心。在美国,有一大批富豪跟随他,像扎克伯格,巴菲特,布隆伯格等。哈佛的历史传统决定了她培养的学生是具有殉道精神的真理追求者,决非名利追逐者。


哈佛早期一百多年其实是一所神学院(耶鲁,普林斯顿也是神学院),专为美国培养牧师。哈佛本人就是个牧师,最初的十几任校长也是牧师。学生都要出去传道,传讲神的话语。学生毕业的唯一条件就是能完全读懂拉丁原文的圣经。现在每年的毕业典礼都有学生上台朗诵一篇谁也听不懂的拉丁文,就是延续了这个传统。


哈佛最早的校训是追求神和教会的真理,后来才改成追求真理。神学院设立数学和自然科学的目的只是为了让牧师们去探索神创造万物的奥秘,这就是为什么遗传学的鼻祖神父孟德尔会莫名其妙地去研究豌豆的杂交,毕业于剑桥三一神学院的牛顿会前半生研究自然科学而后半生研究神学。哈佛后来又增加了医学,好多解放前来中国的传教士就是一边治病一边传道。


早期的科学研究,特别是基础科学,是不赚钱的,既不能带来名也不能带来利。这也是为什么在注重实惠的中国几千年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科学。


哈佛的历史传统决定了她培养的学生是具有殉道精神的真理追求者,决非名利追逐者。哈佛提倡的是服务社会,奉献社会,帮助提高社会。




所以,虎妈的女儿决定去参军,我一点都不奇怪。还有一个上非诚勿扰的小伙放弃他的律师工作要去非洲做几年义工。国内好多人也觉得无法理解,怀疑是不是真的。比尔盖茨这些年也是三天两头往非洲跑,他的基金在农业和医疗卫生投了很多钱来帮助非洲。这些都是得着了哈佛精髓的真正哈佛人。如果他们的父母懂得哈佛精神,他们会为他们的小孩骄傲,但绝不会炫耀。如果不懂,他们一定后悔把他的小孩送进哈佛。


真正的哈佛人是一群为真理,为国家,为社会而献身的殉道者。他们是一群不计回报来服务国家,服务社会的人,是美国社会的真正精英,回馈社会的观念已深深扎在他们的内心。


哈佛毕业生每年都有一批(10%左右)精英投入政治(各级政府,军队,使馆)和非营利性机构。我其实很佩服在美国搞政治的人,不是佩服他们的官衔,而是他们的奉献精神。在美国做官真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这和中国正好相反。


我所在的这个小城市市长年薪才4万多,灰色收入是没有的,住房和车子都得自己买,可他乐呵呵的做了六七年了。每次选举,他都早上六点多就跑到火车站,挨个跟我们这些跑纽约的上班族握手,叫我们投他一票。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只拿1美元年薪,一做就是12年。还有好多小城市市长干脆就是免费为大家服务。公务员工资是很低的,做到部长和国会议员也才十几万一年。


美国是一个不崇尚权威的社会,任何人都不能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享受。诺贝尔奖得主也不例外,课讲得不好耶鲁学生照样把他轰下台。进哈佛只说明你四年前比较优秀,但不代表你现在还优秀,你还得和别的学校的学生在同一个标准上竞争,证明你自己。你的竞争力完全取决于你个人的能力,取决于你这几年学会了什么技能,哈佛只是给你提供了一个好的学习平台而已。


华尔街是哈佛毕业生(占20%左右)喜欢去的地方之一,我们公司就有三四百哈佛毕业生。不少吧?但我们公司总共有45000多名员工,也就是说100个员工里有99个不是哈佛毕业的。每年我们公司招100个左右新人,其中哈佛毕业生10个左右,藤校和其他名校占70%多。从这些表面数据上看,好像哈佛和名校的名头管用。


其实不然,我们招的每一个人都是按同一个标准,人力部门先筛选一遍,然后两轮面试,按面试分数,择优录用,细节就不罗嗦了。哈佛的招得多并不是因为他是哈佛毕业生,而是因为这小孩确实优秀,并且招人喜欢。从另一个角度看,其实哈佛毕业生吃亏了,因为申请我们公司的哈佛毕业生有一百多。虽然好的州立大学我们只招一两个,但哈佛的10%比州立的千分之一其实要难多了。


高科技公司,硅谷(占15%左右)情况更糟。谷歌和微软也要考试,实际编程能力比学校名气重要多了。并且很难讲哪个公司更好,进小公司上市发财的例子到处都是。想炫耀也无从耀起。


咨询公司,教育和其他产业(20%左右)那更是没什么可炫耀的了。这些传统企业也就是个工作而已,名利是没有的。



哈佛毕业生上研究生的不多(20%左右),并且大部分上的都是外校。原因多方面,一是呆了四年想换个环境,二是研究生导师比学校更重要,三是哈佛并不照顾自己的学生。以去年哈佛医学院为例,它总共录取了165人,分别来自66个学校。因为医学院对GPA有很严格的要求,上哈佛其实很吃亏,差一点的学校拿高的GPA要容易得多。


哈佛和中国学校相反,她是排内的,她鼓励学生走出去。拿我那个系为例,我那一年招了8个研究生,居然没有一个是哈佛自己的学生。她也不鼓励自己的博士留校,我们系的4个助教全是从外校招来的。我认识的三十多个博士没有一个留校任教的,这和国内很多高校完全相反。


总的来说,在美国的教育系统和制度里,大学只是学习的开始,进入哈佛只是在人生的马拉松上起跑领先了一百米。这一百米的优势能不能保持到最后,还取决于你自己的努力。进了固然可喜可贺,没进也不必垂头丧气,人生的路还长着呢。通往罗马的路绝对不止一条,成功的路更是多了去了。美国是个英雄不问出处的国家,你如果是个人才,无论在哪里都会发出你的光彩。



-END-



关注并回复 关键词 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年会丨考研丨干货丨博士丨研究生丨高考丨农民丨农村丨谣言丨朋友圈丨剩男丨大学丨毕业丨性别丨社会效应丨社会心理丨社会调查丨社会工作丨文化丨学者丨排名丨社会学史丨博客丨社科基金丨社会角色丨腐败丨改革丨精英丨二胎丨同性恋丨互联网丨差序格局

标签: 哈佛远离开炮功利主义名利双收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