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爱,并非乍见之欢,而是久处不厌,愿你永远有人陪伴

时间:2017-07-11 栏目:其他 作者: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女人的成长比成功更重要。


本文配图选自《军师联盟》甄洛和曹丕的剧照。


点击下方音频即可收听童尧老师的温情朗读


今天,写你们点播的《军师联盟》中的传奇女神甄洛。


传说中,甄洛被曹操、曹丕和曹植父子三人爱慕,曹植为她做千古名篇《洛神赋》,曹丕因她与曹植剑拔弩张,历史真是这样?传说大多来自《三国演义》、《世说新语》以及后代文人的诗词歌赋,《三国志》、《后汉书》、《魏略》中的记载,并非如此,所以,甄洛究竟是个怎样的女人?


且听细说。

 

人生若只如初见

 

史书并未记载她的真名。


因为曹植《洛神赋》被好事者传为写给她的爱情诗,所以,她总被称作“甄宓”或“甄洛”,为了方便,我们姑且也叫她甄洛。

 

甄洛出生在中山郡无极县,父亲甄逸官职“上蔡令”,相当于县长之类地方行政长官,甄家有八个孩子,三男五女,甄洛是最小的女儿,格外珍爱。据说,她出生后经常哭闹蹬被子,但家人却仿佛看到有人拿着玉衣盖在她身上,惊叹不已,曾经有一位叫做刘良的相面先生见到她,连连感叹:此女贵不可言。

 


甄洛8岁,原本是孩子顽劣的年龄,有一天,门外锣鼓喧天耍马戏,姐姐们兴高采烈地登上阁楼观看,唯独她没有凑热闹,姐姐们问她为什么不看,她说:这种喧嚣场景,女孩还是远一点。


9岁时,她经常借用哥哥们的笔砚写字,三位哥哥调侃:女孩子家,学学女红就好,你这么爱读书,难道想做女博士?甄洛答:古代的圣贤女子,大多饱览群书,不读书,哪里会有见识呢?哥哥们非常惊喜,她也争取到了学习机会,很快写得一手好字,诗歌也文采飞扬。

 

甄家非常富有,却身处乱世,希望用粮食换取金银等硬通货保全平安,甄洛当时10岁,她对母亲说:现在兵荒马乱,饥民们没有错,那些藏富而见死不救的人才有罪,我们的粮食不如救助乡里,善举才是内心的慈悲。


甄家非常重视孝廉和为人的品性,觉得这个女孩见识不一般,采纳了甄洛的意见。

 

甄洛的命运并不平顺,3岁父亲去世,14岁家里的顶梁柱二哥也过世,她的母亲严厉持家,对待失去丈夫的二儿媳并没有特别宽容,甄洛认为母亲对二嫂过于苛刻,于是劝说:嫂嫂年轻守寡还带着孩子,已经非常不容易,您应该比哥哥在世时对她更好,把她当成自己女儿一样善待,不该过分苛求。


母亲很听甄洛的劝,对二儿媳态度明显好转,甄洛于是主动请求与二嫂同住,方便帮忙抚养侄子,二嫂内心很感激。

 


她这样被富养的女孩,大多有自己独立的见识和志趣,不至于过度勾心斗角,城府深厚;而女人的教养很多在细节,小处温婉厚道的女孩,长大也不太可能基因突变得狂放出格。


所以,我并不相信,甄洛会与小自己10岁的曹植有私情,叔嫂相恋这样的戏码,不像她的性格。

 

曾记否,也有两情久长时

 

曹丕与甄洛第一次见面,她正遭遇家破人亡。


那时,曹操与宿敌袁绍开战,甄洛正是袁绍的二儿媳,袁熙的妻子。袁绍战败,曹操的次子曹丕手提利剑指挥兵马冲入袁府,穿越雕梁画栋,踏过亭台楼阁,他自己也未必意识到,会在这里邂逅如传说中一样美的甄洛。

 

彼时,甄洛正和自己的婆婆刘夫人一起躲在房间,曹丕闯入内室,她非常害怕,不知怎样的命运正在等待自己,把头深深埋入婆婆怀里,刘夫人双手环抱着她,既是保护,也是彼此依靠,乱世人命如草芥,富贵与贫穷旦夕间,何况两个失去丈夫和儿子的女子?


曹丕指着甄洛对刘夫人说:夫人您不必这样惧怕,请问她是谁?请她抬头相见。


刘夫人答:是袁熙的媳妇。


随后,刘夫人亲自抬起甄洛的脸庞,曹丕一见,《魏略》只用了八个字:见其颜色非凡,称叹之。


曹丕走后,阅尽世事的刘夫人松了口气,对甄洛说:放心吧,我们不会死了。


不久,曹操知道了儿子的心意,做主为他迎娶了年长5岁的甄洛。



还有一个不太可信的版本,说曹操同样迷恋甄洛,可惜被曹丕先得,内心失落不已。可是,野心勃勃的曹丕,当年刚刚17 岁,正处在争夺继承人的关键时期,怎么敢去抢父亲喜欢的女人呢?


曹丕诗文俱佳,和满腹诗书的甄洛,是一对情趣相投的少年夫妻。


那时,他们也曾宴饮赋诗,琴棋唱和,也曾携手同游,窗下细语。甄洛备受宠爱,儿女双全,儿子是后来的魏明帝曹叡,女儿被封为东乡公主。


聪慧的甄洛很清楚,自己曾经是曹家仇人的儿媳,丈夫身边权利斗争复杂,更要低调,所以,她主动说:帝王都有众多妻妾,才能保证子孙绵延,希望你也对其他夫人雨露均沾,有更多的皇子继承事业。


她的以退为进让曹丕更加钟爱,甚至,很快废了原配任夫人,专宠甄洛。


宫里的女子,再情深意长,也没有完全的白莲花或者小粉红,太单纯的女人,根本活不下来。权利的扭曲下,骨肉之情尚且不堪一击,何况爱情?


甄洛虽然口头拒绝专宠,实际却无时不在与其他妻妾争夺曹丕的注意力,她明白韶华易逝,仅靠姿色与男人的承诺越来越难与后起之秀竞争,于是,她善解人意地寻求曹丕母亲卞夫人的欢心,找到更踏实的支撑。

 

不动声色的心机

 

心机是个贬义词吗?


爱情是奢侈品,“活下来”却是必需品,如果心机让人活下来,怎么能不用呢?

 


甄洛听说卞夫人生病,急切要求前往孟津照料,可她居住的邺城距离孟津几百里路,战况复杂,曹丕自然不让她去,她急得日夜哭泣,即使探报传回卞夫人已经痊愈的消息,她依旧不信,说:夫人在家,身体偶尔不舒服总要拖一段时间,这次哪可能痊愈那么快?你们肯定是安慰我罢了。


直到卞夫人回信确实康复,她才安心。卞夫人返回邺城,甄洛殷切地随着曹丕出城迎接,卞夫人的车马远远出现时,她已高兴得泪流满面,周围人都被她的孝心打动。


卞夫人走下车轿,感动流泪说:你这样记挂我,其实这次只是小病,十多天确实好了,不信你看我的脸色。


卞夫人拉着甄洛的手对左右夸赞:媳妇真孝顺。

 

还有一次,甄洛生病,一双儿女随同卞夫人和曹操南下进击孙权,第二年才返回。她迎接时,卞夫人开玩笑:你和儿女分开那么久,不想念他们吗?


甄洛也微笑:他俩随着奶奶,被照顾得那么好,我还有什么可担心呢?


轻巧一句话,既夸了卞夫人,也显得自己大气,她确实是聪明女人。


只是,甄洛不像她的婆婆卞夫人,政治才干与治家才能兼备,她更类似文艺女青年与贤妻良母的综合体,她的才华更多体现在文学造诣与家庭关系的善解人意方面。



而此时,曹丕的需求已经慢慢发生了变化。


男人不同人生阶段欣赏的女人各异。少年时,情窦初开,爱慕让他怦然心动、丁香一样雅静的少女;青年时,心驰神往,向往人群中卓然而立、美好出众的女子;壮年时,雄心勃勃,热爱事业与家庭能助他一臂之力,自由驰骋的成熟女人;中年时,需要年轻的生命激活自己的青春,走出中年危机;再往后,知天命的年龄,又需要知晓冷热的伴侣唠家常、忆往事。

 

未必是甄洛不好,但爱情已经从乍见之欢,过渡到了久处相厌,中年夫妻,彼此审美疲劳,而帝王的喜新厌旧,来得格外残忍。

 

色衰而爱驰,久处而生厌

 

郭贵嫔取代甄洛成为曹丕最爱的妻子。


她不仅比甄洛更年轻,也更有政治智慧,辅助曹丕顺利夺取世子的位置,是他需要并且欣赏的情感知己和事业伙伴。


公元221年,曹丕全家搬迁到洛阳,甄洛被留在邺城的旧宫殿,洛阳与邺城在今天的百度地图上相距约272公里,三国时期,这是遥远的距离。


曹丕为什么留下甄洛?有人说是郭贵嫔的挑唆,也有人说是甄洛自己的选择,甚至,甄洛还三次拒绝了曹丕的皇后册封。


但无论什么原因,她都早已成为丈夫身边可有可无的人。

 


那段忧郁的时期,甄洛写下了她唯一流传的诗歌《塘上行》:


蒲生我池中,其叶何离离。傍能行仁义,莫若妾自知。

众口铄黄金,使君生别离。念君去我时,独愁常苦悲。

想见君颜色,感结伤心脾。念君常苦悲,夜夜不能寐。

莫以豪贤故,弃捐素所爱? 莫以鱼肉贱,弃捐葱与薤?

莫以麻枲贱,弃捐菅与蒯? 出亦复何苦,入亦复何愁。

边地多悲风,树木何翛翛! 从君致独乐,延年寿千秋。

 

据说,正是这首悲凉感伤的诗触怒曹丕。


公元221年8月的一天,夏日的低气压让人透不过气,一群意外之客闯入邺城旧宫,向甄洛宣读了丈夫曹丕赐死她的诏书——很难想象她当时的表情,是愤恨、挣扎、绝望、心碎,还是任何一种我们无法体味的盛极而衰、荣极而落的心境。


当38岁的她,端起曾经亲密无间、许诺照顾一生的人亲自赐的毒酒时,是否想起17年前,也是同一个人,惊艳于她的姿容神态,一见倾心。


可是,爱,它并非乍见之欢,它是时光深处的久处不厌,只是多少人的爱情抵挡不住岁月,在中途折戟沉沙。

 


后来的故事,有一个特别残忍的版本。


甄洛死后,被就地草草埋葬在邺城,情敌郭贵嫔担心她死后魂魄告状,下令埋葬时把头发披在脸上,用糠堵住她的嘴,让她的灵魂无法见人,又有口难言。


这段传说,《三国志·魏书·后妃传》中并没有记载,我也很难相信它的真实性,对于一个死去的女人,这种多余的残忍是否还有必要?

 

公元226年,曹丕去世,甄洛的儿子曹叡即位为魏明帝,为他的生母平冤昭雪,追缢“文昭皇后”。对甄氏一族大加封赏,扩建母亲的陵墓,仿佛甄洛用自己的早逝,为家族换取了泼天富贵。


可是,这对她,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的情怀,都在那首《塘上行》的诗里:


蒲草长满水塘,叶子隐约眺望。如你宽厚正直,不说我心也知。


不知谁的谗言,使你终究离去。我们相距遥远,唯有苦苦思念。


……


一声叹息。


  ● 电台配乐:姚贝娜《御龙吟》●


筱懿对你说:


嗨,晚上好。谢谢你耐心看完这么长的文章。


为了尽量客观还原甄洛的生平,我这几天重新看了《三国志》,还有已经佚失的《魏略》保存下来的片段,也参考了《世说新语》中的一些章节,但是,历史浩荡,一个女子的生平犹如一粒沙石,记录总难免疏漏。


有些翻译,参考了不同版本,语气和语境也有我自己的理解,未必事事准确,但确实用心了。


写这样一篇吃力未必讨好的文章,感慨尽在文中,希望你喜欢。


筱懿


2014-2017

标签: 不厌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