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点读书

你以为她赢过宝钗,靠的是美貌,别逗了

时间:2017-07-15 栏目:教育 作者:十点读书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夏萌朗读音频

  

文 | 百合

十点读书签约作者


如果一个女孩对另一个女孩说: “我就不信我哪儿不如你。”此话一出,不输也输了。


这话在《红楼梦》里也出现过。说的人,是众人眼里最完美的薛宝钗;听的人,是她自己的堂妹薛宝琴。


起因是琥珀代贾母的一次传话吩咐:“老太太说了,叫宝姑娘别管紧了琴姑娘。他还小呢,让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什么东西只管要去。别多心。”


薛宝琴第四十九回才出场,作为大观园新来的客人,一来就得到了贾母的盛宠。先是“逼着”王夫人收她做干女儿,曹雪芹用了“逼着”两个字,可见她迫切成什么样子,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这样一来,宝琴就成了贾母名正言顺的干孙女,贾母把她带在身边自己养,晚上也跟她睡,这是一等一的待遇。


贾母宠宝琴,宠到匪夷所思,人神共愤。


天刚下雪,贾母就给了宝琴一件金碧辉煌的“凫靥裘”,这件衣服是用野鸭子头上的毛织成的,不知道得薅秃多少野鸭子头才能攒够这么一件。这件压箱底的天价羽绒衣,贾母从前都不舍得给宝玉,但现在舍得给宝琴。


贾母看到宝琴带着丫鬟在雪后的山坡上折梅的场景,说仇十洲《双艳图》里的美人都比不上:因为画里没有那么好的衣服,更没有那么好看的人!于是很严肃地为难惜春,要她把宝琴雪下折梅图画出来:“第一要紧把昨日琴儿和丫头梅花,照模照样,一笔别错,快快添上。” 


不知道惜春会不会在心里骂宝琴:“没事不好好待着,爬到山坡上折什么梅,咋没摔死你捏?”


这还不算,贾母头脑一发热,问起了宝琴的生辰八字,看那架势是打算给宝玉提亲,幸亏宝琴已有婚约在身,这才作罢。她她她,把林黛玉往哪儿放? 



明明宝钗才是这个园子里宝琴最亲的人,贾母倒不放心起来,唯恐宝琴受了宝钗的委屈,竟派丫头琥珀来给宝钗传了那大一段话。这才引出了宝钗对宝琴那句:“你也不知哪里来的福气。你倒去吧,仔细我们委屈着你。我就不信我哪些儿不如你。”


这当然是一句玩笑,却也是只有足够亲厚的人才敢开的玩笑,因为太过敏感。但能出自圆融的宝钗之口,总是让人有点小小的意外。


她是在用开玩笑的语气说自己的心里话。这话里,五分酸,五分甜,掩不住的淡淡失落,和“有人这么宠你我也很开心,谁叫你是我妹妹”的洒脱和释然。



宝钗心里,多少是有点想不通的吧?


过年的时候,贾母大宴宾客。在自己塌边另设一小桌,留下几个自己最偏宠的孩子:宝玉、黛玉、湘云、另一个就是宝琴。亲戚家的姑娘里,偏偏没有她薛宝钗。


她到贾府可比宝琴早多了,对贾母从来都是恭顺有加。晨昏定省,承色陪坐,该做的礼数都做到了。说起来贾母对她也够意思,还出面给她过及笄之年的生日,给她置酒开戏,色色让她先选。她也不傻,懂得投桃报李,样样都按贾母的喜好来,点吃的她就点甜烂之食,点戏她就点热闹谑笑的,贾母也很受用。


但是宝琴一来,一切就变了,她独得恩宠,一时占尽风头,连第一号宝玉都被压下一头去。


但宝玉不计较:“不妨,原该多疼女儿些才是正理。”   


黛玉也不计较,自从宝玉向她表明心迹以后,她安全感陡增,有爱万事足,其他人都不CARE。


贾家三姐妹这些年早都习惯了做人肉背景板,安安静静看戏就好。


可宝钗不一样,她和宝琴,都是薛家的女儿。明明从各方面,她都比宝琴做得更好,她更懂事,也更会来事儿。和她比起来,宝琴为人处世,说话行事都不够成熟,就是长得比她略好些而已。 



美貌当然很重要。


宝琴是红楼梦里最美的女孩子,她美得空前绝后,把宝钗都比了下去,她一出场,就像一盏灯一样照亮了贾母已然昏花的老眼。


越是老人,越难有惊喜,一辈子下来阅漂亮人多矣,但宝琴的出现,则让见多识广的贾母产生了巨大的惊喜,光这惊喜就够她自己兴奋一阵子的。


像一个看腻了金银玉器的人,忽然遇着一颗稀世硕大的天然珍珠,忍不住想据为己有,天天摩挲把玩。想把这世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奖赏她给自己带来的精神上的巨大愉悦。



不要小看美貌所蕴含的能量,《京华烟云》里姚家老爹看到新来的丫鬟太美貌,以至于产生了巨大的恐惧,恐惧对方是天降魔女,在他的老年前来诱惑。


美就是这么霸道。


但,难道,贾母疼宝琴,仅仅是因为宝琴长得比别人略好那么一点点吗?


 

贾母爱以貌取人,但也不会那么肤浅到只看脸。


她独宠宝琴,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不排除因为元春赐礼外加金玉之说带给她的反感,她是想借宝琴打压一下王夫人姐妹的势力,但真正的理由,还是宝琴更符合她内心所看重的个性标准。


除了外貌美,宝琴的内在亦很不凡。


不同于其她养在深闺拿读书消遣的小姐们,宝琴是个见过大世面的姑娘。“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她从小跟着父亲走南闯北,家里各处都有买卖,这一省逛一年,那一省逛半年。薛姨妈说她“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八岁的时候就跟父亲到西海沿子上买洋货,见过如假包换的黄头发西洋美人。


宝钗要起社韵作诗,把所有的韵都用尽了。宝琴很不屑地说:“可知姐姐不是真心起社,分明是难为人。强做谁做不出来,不过颠来倒去弄些《易经》上的话,有什么意思。


富养的女儿身上,天然带着一种自信大方,这富养不单单是物质,还包括她的见识,见过更广阔的世界,看问题的角度便更不拘泥。从小的旅行让她胆子更大,不会畏畏缩缩有小家子气,到哪儿都不会怯场,该发表意见的时候绝不掩藏,敢说敢当。


这就是贾母喜欢的那一挂啊,有主见有判断,能说能笑不唯唯诺诺,王夫人说凤姐不懂规矩时,贾母却说:“我喜欢她这样。”


又说:横竖礼体不错就行了,没的倒叫她从神儿似的做什么?”从凤姐到湘云,从鸳鸯再到晴雯,还有爱耍小性儿的林黛玉,她从来喜欢的就是有棱有角的姑娘。


宝琴虽然初来乍到,但简单几句对话便可看出一个人的心性,不怪贾母如获至宝。



宝琴的个性很天真直接,有点小小的愣和钝。


她喜欢林黛玉,就做林黛玉的小跟班,得着什么好东西都要给林黛玉分一份儿,黛玉房里的单瓣水仙,就是她转送的。


迎春被奶娘儿媳欺负,探春使眼色让侍书把平儿喊来。一见平儿,宝琴快人快语,拍手笑说:“三姐姐敢是有驱神召将的符术?” 



林黛玉冰雪聪明,俏皮笑着给她解释“这不是道家玄术”用的是兵法。本来火药味儿很浓的场合,二人却兀自叽叽呱呱取笑,弄得一旁的宝钗又是递眼色又是岔话地制止。


宝琴一心粉黛玉,但个性却更像湘云,宝钗说过她和湘云都是直肠子,这两人真是直到一块儿去了。


湘云喊她一块吃烤鹿肉,是这样喊的:“傻子,过来尝尝。”  


宝琴不吃,直挺挺回了三个字:“怪脏的。” 


不吃就算了,人家正吃着呢,这么说有没有考虑别人的感受呢?忙得宝钗又替她打一回圆场。



满脸的胶原蛋白下,是未经世故的懵懂和天真。  


正是这未经雕琢修剪过的真性情,才是贾母最喜欢宝琴的地方。她紧着保护她原始的天性,唯恐她被现实和规矩过早改变失了本真和灵动,成为一个木头美人。


贾母亦曾年轻贪玩过,在水边玩耍还掉进水里跌破了额头留下了疤,她愿意看孩子们正是该疯该玩的年纪疯玩疯闹,不要有太多框框限制,这样才不算辜负青春。


所以,她才那么火急火燎地专门派人来提醒宝钗:她还小,谁也不许拘束她,特别是你。


她太了解宝钗了,宝钗的自省自律、深谙世故、进退裁度,言语拿捏,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女孩子的年龄。贾母承认她很好,哪儿哪儿都好,否则不会说“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那表扬绝对是真心又客观的。



但你好归好,我就是喜欢不起来。就像席上上了素菜,大家都说这个好对身体有益,纷纷夹一小筷子浅尝辄止,但多汁鲜嫩的小炒肉一上来,都一言不发却瞬间光盘。理智是一回事,感觉是另一回事,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从里到外无懈可击的薛宝钗不明白,人对自己要求太高,修炼得太圆滑光溜不见得就能得到鉴宝人的青睐,人家只觉得太完美了一定有诈。俗话说“十宝九裂,无纹不成玉”,不完美的东西人反而愿意亲近,有点瑕疵反而衬得出本质的真。


这真是一个悖论,但人们偏偏都遵循。


为什么老曹只塑造了薛宝钗这样一个无懈可击的人,因为他知道这样的人一个就够,太多了看都看得累。   


为什么如今的我们明明更强大更成熟更懂得安慰,却再难找到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知音,和真心疼爱我们的人?因为我们都修成了薛宝钗,百毒不侵,也习惯了掩藏真心。


为什么我们年少时候交的朋友最真,因为那个时候,我们都还是薛宝琴,浑身缺点,棱角未损,总是用最真的面目对人。



-背景音乐-

秦万民《邂逅

-作者-

百合,十点读书签约作者。文史类专栏作家,著有红学评论集《梦里不知身是客:百看红楼》,该书被媒体评为“年度最不能错过的十大红学书之一”,入选五月全国文艺联合书单,当当、天猫有售。公众号:时光雕刻的萝卜花。本文首发十点读书,授权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播-

夏萌,十点读书签约主播,在北方小城努力生活、小心追梦的姑娘。微信公众账号:夏萌叨叨叨,微博@夏萌萌不萌。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回复“晚安”,十点君送你一张晚安心语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李源【名人解读课】

标签: 美貌宝钗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